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生活 >

卡夫卡作为小说家太生硬了另一个生硬的是昆德拉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1-16 21:13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我特地去看望了波德莱尔的墓,很有意思,除了那些散落的诗句之外,还有一个粉红色的乳罩,就那么放在那里。 想想吧,一位女士,她来到了波德莱尔的墓前,也许是动情了,想献上一点儿什么,她一定知道波德莱尔好色,干脆把自己脱了,献上了她的乳罩。 我觉得

  “ 我特地去看望了波德莱尔的墓,很有意思,除了那些散落的诗句之外,还有一个粉红色的乳罩,就那么放在那里。 想想吧,一位女士,她来到了波德莱尔的墓前,也许是动情了,想献上一点儿什么,她一定知道波德莱尔好色,干脆把自己脱了,献上了她的乳罩。 我觉得这是一次很特别的祭奠,充满了浪漫和现世的气息,它让你坚信,波德莱尔还活着,在地下室。”

  这是作家毕飞宇在和评论家张莉的一次聊天中,讲述的一个故事。 在毕飞宇看来,忧郁的波德莱尔是适合年轻人的,因为年轻人喜欢自寻忧郁。

  不光是波德莱尔,毕飞宇和张莉的谈话在中西现代主义文学中信马由缰、自由穿行。 因为都是行。